河北20选5下期新心水号:“船舶設計大師”胡可一: 新時代更需開發新船型

2019-10-14 15:04:48 來源: 廣州日報 作者: 楊逸男 李曉璐 實習生 徐紫祺
船舶設計大師,胡可一,

胡可一

江南造船設計生產的“雪龍2”號(采訪對象供圖)

胡可一在辦公室接受了記者專訪,身后是他獲得的各種獎項和榮譽。

胡可一是船舶工業界少有的未讀過碩博研究生的總工程師。他接過百年“江南造船”的接力棒,一干就是20年,打破了總工程師一般任期為10年的慣例。

這所150多年的老船廠就是他的“社會大學”。從1982年進廠工作至今,他不僅帶領研發團隊創造了中國船舶工業史上的數個第一,也見證了改革開放以來,一艘艘中國自主設計和建造的船舶邁出國門,在高技術復雜船型等領域讓中國船舶的實力享譽世界。驕人的訂單和成績背后,是他上夜校自學英語的身影,是身為“船舶設計大師”的他細致耐心地“傳幫帶”,是他和團隊致力打破國外技術壟斷的日夜攻關……

今年5月,57歲的胡可一正式卸任總工程師。改任科技委主任的他更加注重把握技術方向、培養年輕團隊,讓這所百年船廠在新時代煥發新的生命力。

文/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楊逸男、李曉璐 實習生徐紫祺

圖/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楊逸男、李曉璐 (署名除外)

“江南歲月”:

手寫制圖 “圖若其人”

胡可一的辦公室里除了辦公用品、船模、設計圖紙和各種榮譽,幾乎沒有什么個人物品。望著窗外不遠處船塢繁忙的工作景象,穿著藍色工作服的胡可一告訴記者,繪制出精確的設計圖是一艘巨輪建造的第一步,他回憶起30多年前的“江南歲月”。

1982年,胡可一從上海交通大學船舶與海洋工程專業畢業來到江南造船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(下稱“江南造船”)。當時繪圖還沒有CAD軟件,只能在繪圖板上,用鉛筆、三角尺、平行尺、曲線板甚至算盤等工具手工完成?!暗筆貝鳯ED屏的計算器都是奢侈品了,但電池只夠撐兩三個小時,經常得拖個充電器?!?/p>

繪圖很累,好在善于巧干的胡可一摸索出了很多竅門。面對一張1.2m×0.8m的圖紙,他經常趴在桌子上繪制,挪上挪下?!壩惺憊徊壞?,我們就將圖紙翻轉過來反寫,比如阿拉伯數字反著寫、船體結構反著畫,就能坐在凳子上完成繪圖,相對省力一點?!?/p>

后來廠里有了IBM3031計算機,胡可一對此印象很深刻,“機柜有幾個書柜那么大,要由工作人員將數據打在穿孔紙帶上輸入計算機并校對。運算過程只有指令,其結果也不能立刻顯現?!彼嘈ψ潘?,當時的計算機盡管已經安裝在空調機房里,但運算時仍然對溫度十分敏感,需要在機柜后面開幾臺風扇對著吹,一旦忘了開風扇,計算結果就可能不準確了。

這些少為人知的經歷,如今胡可一回憶起來,卻有一種沉淀后的甘甜。他感慨地說:“過去講‘圖若其人’,一張漂亮精確的圖紙背后,一定有個自我要求高、做事認真嚴謹的人?!?/p>

自主攻關:

打破日韓技術封鎖

即使軟硬件條件受限,始建于1865年的江南造船廠在新中國成立后,創下了多個中國第一,包括中國第一艘自主設計和建造、全國產設備的萬噸輪“東風號”。而胡可一親自設計和參與的項目也曾創下多項“第一”。

1984年底,江南造船簽下了國內最大載重量的巴拿馬最大型散貨船(Panamax)的訂單。當時國內對這個船型還有很多技術空白,缺失船體結構設計、舾裝件、企業內部標準等。胡可一擔任結構主管,和團隊消化吸收日本的一些舾裝標準后,再交給國內的配套廠實現國產化。但由于老船廠位于上海市區,地理位置受限,船臺長度不夠,胡可一透露說,“船剛下水的時候沒有船頭,直到船體到水下進了船塢后,再接上船頭”。

1987年,6.5萬噸的Panamax如約交船。參與從設計到建造完工全過程的胡可一說,建造這個船型,為中國造船業整體水平的提升打下了基礎。

受建造設施和黃浦江大橋凈空的限制,胡可一也在思考,如何利用有限的設施,設計高附加值、高技術復雜船型。從1989年中國第一艘全壓式液化氣船,到1993年~1995年半壓式液化氣船,船廠都相繼攻關成功。胡可一把目光投向了超大型全冷式液化氣船(VLGC),但在當時的中國,“其技術、設計以及建造都有很多難度”。

“當時只有日韓能造這種船型,并對中國采取技術封鎖,我們只能自己攻關?!?997年,胡可一開始領導攻關小組。受限于起重能力,一千多噸的全冷式液化氣艙被分成多個部分。2003年,江南造船啟動整體搬遷至長興島的方案時,胡可一堅持把該船型作為主攻方向。盡管當時還沒接到訂單,但團隊一直沒有放棄。

2007年,長興島的造船設施基本確定后,胡可一重啟該項目的研發。那時,該船型的性能在全球有了較大進步,胡可一和團隊緊跟最新趨勢,開發了新一代船型,并在2012年前后為船廠獲得了8艘VLGC的訂單,創下中國第一?!巴黃普飧齟屯耆孔災鞔蔥?。現在,就這個船型而言,我們處于世界最先進水平之列,在國內沒有競爭對手?!焙梢壞灼愕廝?。他也在2008年榮獲首屆“船舶設計大師”稱號。

試航風險:

深夜出海修理螺旋槳

作為“一把手”的總工程師,胡可一在船舶建造完工交付前,有時也要參加試航。

2000年,胡可一接到緊急通知,某試航船反饋發現航行中船體內有雜音。當天晚上8時許,廠長派車把他直接送到黃浦江口,然后登上拖輪駛出長江?!按諭夂?,拖輪開了大概六七個小時才碰到船(拖輪原本不能進入航區)。當時海上風浪很大,拖輪搖擺得非常厲害,桌上的東西全部被打翻在地。如果不關艙門,海水馬上會倒灌進船艙?!?/p>

到達目的地后,拖輪向前靠上去,大船將舷梯放下來,拖輪的甲板和舷梯的落差足足有兩米,個子不高的胡可一先跳到舷梯上,再爬上船?!暗醬錆笠咽前胍?,我們立刻下到機艙后部實地聽音,與船級社的專家多次溝通后,判斷出雜音來自螺旋槳,后來發現是螺旋槳制作過程中出了一個差錯?!焙梢輝詿洗肆餃?,隨后將勘驗結果帶回船廠分析,并修正了螺旋槳的邊緣形狀參數,順利解決了問題。這個事件也推動船廠專門制訂了針對外檢員到制造廠商“上門”檢驗螺旋槳的檢驗細則。

胡可一解釋說:“船是單個產品,不是批量生產的,更容易出現無法立刻判斷的問題,所以需要我們親自到現場排查和勘察?!彼脖硎?,船廠最大的特點便是能舉一反三,“我們派去現場檢測的工程師,要求都比平時高,做好每個問題的預防措施,才能不再出現同類問題?!?/p>

37歲年輕“總工”:

在船廠深耕37年

1999年,年僅37歲的胡可一成為江南造船的總工程師,在整個行業里都算是“小年輕”。

小時候他就常到外灘,趴著外墻看黃浦江上來來往往的船只。來到江南造船廠后,胡可一覺得這就是他理想中的工作。同期畢業的不少年輕人選擇出國或轉行,而他抱著來學習技術的心態,在這所百年老船廠一待就是37年。

改革開放后,中國造船工業開始走向世界。船廠也造了很多出口船,越來越需要同國外船東和設備商打交道。胡可一說,一開始,國內船廠連標準的合同文本都沒有,跟船東對話都是“啞巴英語”,而請的翻譯不懂技術,交流效率大打折扣。

為了趕上時代發展需求,沒去過國外留學、沒念過碩博、剛進廠不敢開口說英語的胡可一,一下班后就騎自行車到市中心,上夜校到八九點鐘,惡補英語。

他也在工作中創造學習機會,看老外寫傳真、寫句子,用英語接待船東、監造代表和船級社的驗船師。采訪中,關于船舶設計的國際通用說法,胡可一脫口而出?!拔乙恢卑汛游凰緇崠笱?,有很多學習機會。即使有些人離開了船廠,見識和能力較同行業的人也有優勢?!?/p>

多年來,他也一直在帶新人,通過具體案例和實際工作“傳幫帶”。他透露說,江南造船成立了“江南研究院”,共有8個實驗室在進行各種原理性研究。現在,身為科技委主任的他更加側重帶領年輕人研發新船型,“競爭越來越激烈,更新換代的周期越來越短。船廠一定要依靠新船型開發,否則只能吃老本、沒有生命力?!?/p>

做了20年總工程師的胡可一,依然奮斗在中國船舶事業的第一線。

對話胡可一:我國一流船廠局部可達世界領先

廣州日報:除了造船工業,江南造船還為我國城市建設作出過哪些關鍵貢獻?

胡可一:20世紀50~70年代,上海工業行業界有句話,“有困難找江南”。江南造船廠雖然主要致力于造船工業的建設,但也承擔城市建設的工作。比如國內早期的機場航站樓,包括首都機場2號航站樓、深圳機場的航站樓、成都雙流機場的老航站樓、上海浦東機場的1號航站樓等。江南造船廠還參與建設了上海大劇院、上海8萬人體育場、北京鳥巢、北京大劇院等。因為早年國內具備大型鋼結構加工能力的廠不多,所以2000年前船廠會承接一些城市建設的業務。近年來隨著國內建筑的發展,船廠逐步將主營業務專注于造船了。

廣州日報:在國防、外交等領域,江南造船廠有哪些貢獻?

胡可一:科考船目前已經過了高峰期,進入調整期。國防上我們主要造一些水面艦艇,包括第一艘赴亞丁灣護航的軍艦,在國際上為中國海軍樹立了口碑。一些海警船在水域的維權上也起了很大作用。像“雪龍2”號科考船變成中國極地中心的新名片,對國外展示了中國的造船工業的水平,也是海洋科技、極地科考的平臺。

廣州日報:目前,我國的造船工業在世界上什么水平?

胡可一:就造船工業而言,我國在勞動力、成本等方面的優勢在削弱,只有依靠技術的不斷進步。雖然針對一些高端船型,我國的造船工業水平相較于韓國、日本在性能上還有差異。但性能好的船并非就是最優秀的,能滿足客戶的個性化定制更重要,就這一點而言,中國的船廠做得很好。

總體上,我國的造船工業在國際上的影響力是很大的,因為我們產能大,現在各種船型都能造。從造船質量上說,在民船方向,我國的一流船廠比日韓的二流船廠肯定要好,船舶工業的水平在局部上可達到世界領先,比如LNG的圍護系統、VLGC超大型全冷式液化氣運輸船等。

廣州日報:在人工智能、物聯網、5G等新時代下,江南造船有哪些創新舉措?

胡可一:目前我們正在逐步推進物聯網,主要是智能造船、智能化生產等方面,包括焊接的管控、三維模型,以及跟采購、物資等連接起來。我們正在和聯通攜手建造5G實驗室,將來可能會在智能化車間里推廣應用,當然目前這些都是處于起步階段。未來我們可能會考慮設計一些新的船型,比如針對大眾關注的雙燃料的減排問題,我們考慮開發更多以氣體為燃料的船型??蒲兇鈧帳俏撇沸棖?、市場需求來開展。

廣州日報:您對中國造船工業的未來有何展望?

胡可一:現在,中國造船工業要做到完全的自主創新還有些困難,船東對新技術、新設備的使用需要做詳細風控。未來十年應該主要聚焦在信息化和數字化兩方面,即產品更低碳、更開放、更環保,這需要船廠提升技術,進行數字化轉型,比如應用智能制造、信息化三維模型等。我認為五年內,我國造船工業在智能制造、人工智能等方面一定會有比較大的突破。

廣州日報:2008年搬遷至長興島后,你們在島上的生活和工作是什么感覺?

胡可一:這邊內部設施很齊全?;嗇謨惺程?、健身房等配套設施,旁邊有員工宿舍,每天有80多趟班車接送上下班?;褂惺苣昵崛嘶隊那嗄曛?,提供各種球類場地、免費電影院等生活和娛樂設施,還經常組織專題活動。這幾年我們招了幾批大學畢業生。雖然遠離市區,但大家像住在多功能小區里一樣,衣食住行都很方便。(文/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楊逸男、李曉璐)

記者手記:他選擇一輩子留在船廠

胡可一看著很年輕,個子不高,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,斯斯文文的書生模樣,一時間記者很難將其與全國政協委員、江南造船(集團)有限責任公司原總工程師、現任科技委主任、首屆“船舶設計大師”等種種身份聯系在一起。

深入采訪后,記者像發現了“寶藏”一樣,深深佩服這位“總工”肚里“有料”。除了參與船廠的多項重大工作,他也曾半夜出海試航;不僅對船廠的歷史如數家珍,也能一針見血地指出我國船舶工業的短板及優勢。

采訪過程中,胡可一聊得最多的是他對造船這件事的熱愛。他選擇了一輩子留在船廠,勤勤懇懇地成為一名造船工程師,從未想過離開這座中國最老的船廠。能在這所底蘊深厚的“社會大學”學習讓他心滿意足。正是這種心態,讓當年37歲的他成了年輕的總工程師。

采訪的最后,胡可一安排工作人員帶記者參觀了位于長興島造船基地的“江南造船”。占地面積約580萬平方米的船廠內,十幾艘巨輪正在建造和維修。目力所及,超大型龍門吊、各種分段結構、由專人引導的運載車等,一派繁忙的景象。圍繞著這些龐然大物的,還有造船廠里不辭辛勞的工人們在焊接、分裝、起吊……

這座神秘的造船基地,真正的核心不僅是那些船舶,更是設計建造這些船舶的人及他們手里牢牢掌握的技術。

加載更多>>
責任編輯:何沛蓯